数字化加速大农业融合,农业现代化迎来历史性机遇
  • 295
2019年,是中国数字农业元年。国家的战略布局,远超行业人意料。2019年5月,我国发布了《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2019年12月,农业农村部和中央网信办发布《数字农业农村发展规划(2019-2025年)》。明确提出,立足新时代国情农情,要将数字乡村作为数字中国建设的重要方面,加快信息化发展;夯实数字农业基础,推进农业数字化转型。

数字农业时代,作为提供农业投入品的农化企业,更要先人一步,提前布局数字化。只有这样,才能跟上时代步伐,稳步发展。只是,数字农业在我国刚刚起步,农化企业应该在其中担当什么角色,又该如何布局?以下围绕数字化展开的对拜耳作物科学大中华区总裁黄伟东进行的专访或许能够给在数字化农业方面探索的农化企业带来启发。

数字农业是加速‘大农业融合'的催化剂

黄伟东首先表达了自己对当前农业发展状况及中国的数字化农业发展进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农业是历史最悠久的基础产业,产业链长,多元且复杂,与其它行业的关联密切。当前中国农业正在经历产业转型升级的“大农业融合”期,跨行业跨领域连接日益明显。

同时,当前对中国农业也是一个历史性机遇,以适用于中国的数字化技术推动农业产业升级,将是“大农业融合”进程中的一个催化剂、中国农业现代化进程的助推器。数字化技术的兴起,与无人机飞防等新型施药器械及数据采集方式的结合,不仅能解决当前中国农业机械化程度不高的问题,还有助于打破中国农业单位产值低、不确定性高、基础投入高、周期长等因素的制约,有望使中国农业实现弯道超车。

中国数字农业正在稳步发展,我们已经处于数字农业产业化的初期。在政策与市场的双轮驱动下,数字农业运营主体日益多元化,呈现一幅“千帆竞渡,万木争春”的景象。目前,全球农业巨头已经在中国布局数字农业,互联网巨头等也相继跨行业进入农业领域,部分初创公司在底层技术、应用场景和周边智能设备等方面颇有建树,发展潜力大。 农业受自然环境影响极大,利用大数据进行预防和风控将在农业生产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我相信,处于技术升级和产业变革期的中国农业,未来将吸引海量资本涌入,以资本的力量加速数字农业落地。

拜耳数字化农业,探索多路径方案

提及数字农业会对市场格局带来哪些变化?企业又可以朝着哪些方向布局?黄伟东表示:“目前无人机飞防、精准农业等技术已经得到规模化应用,另有许多已知的、未知的前沿技术即将根本性地改变我们所熟悉的农业面貌。作为一个基础产业,农业领域拥有很长的产业链和成千上万的协作者,数字农业的发展或将催生农业出现生态系统级别的巨头。作为企业,我们期待着与合作伙伴,携手搭建一个包括农资、农事、农业金融和农业技术等的生态系统,使种田不再难,农民有钱挣,让消费者享受安全、优质、价格合理的食品。”

此外,黄伟东就拜耳在数字化方面的探索和未来的战略布局进行了介绍,他说道,数字农业是一个跟农作系统、农业生产、消费体系和技术条件、商业环境等紧密相关的行业,在各个国家和地区有不同的发展路径。现阶段,在北美、南美和欧洲,拜耳以旗下气候公司(The Climate Corporation)为核心,重点通过数字技术为种植者提供播种、施肥、打药、灌溉、收获等种植全过程的智能决策支持。拜耳气候公司的FieldView™数字农业平台,自2015年商业化上市截至2019年,全球的付费使用面积已达5.4亿亩。

在亚太,拜耳从三个维度推进数字化农业:由数字化技术驱动产供销一体化的农业生态系统,用于智能施药的无人机应用,以及气候公司的FarmRise™数字化应用程序提升印度种植者水平的数字化指导,通过与销售体系、种植者等多方互动,以后台的作物模型和算法为业务提供支持和服务,形成价值循环。

在中国,拜耳已经开展了一系列数字农业项目:与首农食品集团合作数字化项目,计划2020年在大田作物上探索种植数字化指导和农场数字化管理;同时,拜耳作物科学与蚂蚁金服进行战略合作,利用区块链技术重塑产业链,为市场提供安全、可溯源的农产品。

中国农业现代化发展迎来机遇

中国农业的现代化是一个长期且需要所有人携手奋进的旅程,面对面对中国农业现代化存在的诸多短板,黄伟东同样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表示,2019年,中国人均GDP跨上一万美元台阶,堪称历史性跨越。但中国仍然面临在有限的环境容量和自然资源下,让14亿人吃饱、吃好的挑战,资源紧缺的矛盾将日益凸显。中国目前农业发展水平跟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仍有一定差距,种子、农药化合物创制和转基因品种种植面积均表现不足。尽管农业转基因在中国的商业化进程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国家政策和监管,但相信转基因技术在推进农业现代化方面能够发挥重要作用。

最后,黄伟东对当前行业出现的新变化、新形势以及除了数字农业以外,农业未来可能发生的重大变化进行了总结和展望,黄伟东介绍道,据观察,2019年行业新变化主要表现在经营集约化,新型经营主体成为主力军;决策社群化,农民意见领袖作用突显;购买多元化,新一代农资渠道商群体性崛起;服务社会化,各类种植者对农业生产技术社会化服务存在显著需求等。但无论怎么变化,农业的本质依然不变,对产量、安全、品质、效果和环保的要求将会更高。”

在数字经济时代,农业作为传统经济之一,必然面临产业升级和迭代。未来的农业不再是一个个孤立的环节,而是整合的农业产业,是大农业,规模化、数字化、科技化和专业化将得到充分体现。农化企业不再只是买卖产品(农药、种子等)和产业链延伸,将会包含更多的农业服务及其他内容。种植者需要的也不仅仅是产品,更需要(托管式的)农事服务,帮助他们在信息获取、农业生产决策和种植规划方面作出更加科学和专业的判断,在上下游产业衔接上更加游刃有余。

中国近些年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中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更有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农业现代化可以成为促进这项伟大进程的助推器。农业是衣食住行的起点,是三大产业中可塑性最强、增长空间最大、与其它国家的比较优势最独特的一个。我相信未来几年里,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涉及价值链主要环节的现代农业服务、农业工厂化与设施农业等变化,将有望给中国农业带来发展新机遇。
02.19
2020
来源:南方农村报
关键词:

搜索


Top